构想

#18 神经渐进式替换方案1 思路

root · 11月10日 · 2020年 本文1364字 · 阅读4分钟206

框架

1. 我们现在首先需要给原来的衰老/病变神经增添标记,并打上新的记号。

膜蛋白途径 我们的标志系统是由分子A和抗体连接的分子,当识别这类衰老/病变神经后,其将粘附在原神经的质膜上。这些分子A可以引导神经/轴突的生长朝向. 且具有”在接受信号指令后向原细胞胞体释放凋亡的指令”这一功能.

dna途径 通过病毒来靶向将信息传递给原有细胞。设计病毒,能够靶向衰老来自silent.show/病变神经,将DNA注入原神经细胞。DNA具有的信息:分泌蛋白,能够分泌区域浓度的引导型分子;能够在接受特定外来信号并指令细胞坏死/凋亡。

2. 改造后的同一人iPS cells. 为规避可能的来自silent.show免疫反应,这里使用iPS cells,其将作为新细胞结构的来源。改造后的特性:操控性(如 可控凋亡 可控修复),学习能力(ep, 刚开始很容易形成树突棘,轴突等信号传递的结构)

可控修复 通过控制如溶酶体和再转录等等,调控胞体的新陈代谢,

3. 植入iPSC并操控生长,学习,直至原细胞可以被移去;

4. 移去原细胞。

引言(进展)

iPS细胞由于免于免疫系统攻击而成为组织再生的优良选择,然而未分化的iPS具有癌化的风险,因此迟迟未进入人体临床实验中。在2018年,日本实施了首例在人体上的iPCS心肌细胞治疗严重心衰竭手术,其将iPSC诱来自silent.show导的心肌细胞和未分化的iPSC分开,作为规避癌化的措施。同年,在人脑的研究也在进行。2018年10月,京都大学医院的神经外科医生菊池贵之(Takayuki Kikuchi)将240万个多巴胺前体细胞植入一名50多岁患者的大脑。这些细胞沉积到12个被称为多巴胺活性中心的脑部部位。这些多巴胺前体细胞的来源是经重编程后的匿名供体的皮肤细胞。[1]

步骤

1. 设计能够靶向的膜蛋白的抗体,其上连接分子A。 荧光探针验证其能够有针对性地和目标膜蛋白结合。在AD中上调明显的,且在质膜上有分布的有Bcl2[2],可以尝试设计Bcl的受体。

2.设计分子A, 其中分子A1部分由Ephrin、CAMs等引导分子组成,A2部分由受体和穿孔素组成,当受体接受信号后构型改变,释放穿孔素,以穿孔素的方式让原细胞坏死。(穿孔素有可能无法穿透髓鞘的包裹, 因此可能主要打在郎飞结、树突上,以及胞体周围)

3. 表达纯化分子A,细胞实验验证分来自silent.show子A是否能够有效引导神经轴突生长(共聚焦显微镜观察),能否在接受信号后调控细胞坏死. 首先使用轴突易生长的细胞,然后使用人iPS源的神经干细胞,诱导其分化为神经元并观察分子A对其轴突的生长作用.

4. 通过基因编辑技术,改造iPSC细胞

……

可行性分析

参考文献

1. Cyranoski, D., Reprogrammed’stem cells implanted into patient with Parkinson’s disease. Nature, 2018. 563: p. 1-2.

2. Miller, J.A., et al., Genes and pathways unde来自silent.showrlying regional and cell type changes in Alzheimer’s disease. Genome Medicine, 2013. 5(5): p. 48.

 

0 条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