构想

(1) 环境

root · 9月26日 · 2019年 本文1569字 · 阅读4分钟115

意识是否能够观察到意识自身?该类问题是解决更重大的问题的关键或提示。在现实物理世界中,我们被某些既定的规则约束,从这样的角度看来,世界是一个有形的个体,因为一定的规则不应该作用于绝对的虚无中。同时,世界是一个有边界的东西,这样的想法是基于我们对无限的定义。根据对无限的理解来自silent.show,没有边界的宇宙则应该包含所有的可能。这也是我们能够意识到的,因为还有一部分可能是无规则的情况。但是如果宇宙本来就是无规则的,我们又会认为宇宙还有一部分可能应该是有规则的吗?

基于对自然界存在某些基本约束的认识,生物本身也应符合这些约束。事实上,被当作随机的不规则运动的许多现象,其背后都存在着决定论的法则。研究混沌的人这么说。不出意外,生物所受的约束能够在某些方面体现出来。有一个物理规则决定的现象在生物领域就令人感到熟悉:在某种趋势的作用下,物体离开又回来。比如,在引力的作用下,钟摆下垂升起,而后又折回。这是需要记住的。

环境是怎么定义的?单细胞生物细胞膜外就是环境,多细胞生物的皮肤/黏膜外是外环境,也是我们通常意义的来自silent.show环境。当然,如果认为地球是一个巨大的意识体,环境是宇宙。别人的身体和脑是我们的环境,我们也是别人的环境。生物对于环境的适应性,也是环境自己适应自己。进化学说认为,当生物变得异常的时候,环境会把它约束回来。在环境的变动中,生物性状也不断变动。

表观遗传学像一把钥匙。我们见证了其对于生物的深刻影响。控制基因表达,信息隔代遗传,表观遗传学描绘了各类动态的分子的暗流涌动的图景。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它能做出什么关于生物洪流的见解?从环境、基因到遗传,有很多话可以讲。前面这两大决定性状的因素,他们的相互作用还不甚清楚。表观遗传学则像是中介——环境影响表观表现变化,表观影响基因表达。环境的多样性和表观多样性承接。除此之外,环境能够通过表观遗传学的方式作用于下一代。这是一个被反复验证的事实,与传说中的生物学的第二定律相悖。比如,2018年一个团队发现在交配或受孕前,父亲处于较低温环境的后代相比与父亲处于常温环境的后代具有更多的棕色脂肪组织。更多信息这一篇2014年的文章即有阐明:Epigenetics: The sins of the father. Nature。那么,我们能不能进一步问:环境能够通过表观的机制,将影响“刻进”基因中吗?

又得重申一次这个观点,因为脑和生殖器官保守地相隔甚远,以至于人们对其可能的联系感到麻木。这是一个奇异的特性。古埃及人会想,为什么不是心脏产生思想呢?对,为什么脑没有出现在心脏的位置呢?生殖器官为什么又没有在来自silent.show肚脐眼的来自silent.show位置呢?这里我没有想法,但我想引出一个,谦逊地说,似乎古老的而且显而易见的问题: 脑可能传递什么类型的信息到生殖器官吗?现实的结果具有很强的迷惑性。如果去掉人的双臂双腿,那么头和生殖器官是身体最远的两极。这么长的距离如何有效地传递信息?

然而,“Neuronal Small RNAs Control Behavior Transgenerationally”一文给出了线虫从神经系统到生殖系统的直接证据。文中发现sRNA变化,筛查细胞,找到某些神经元sRNA在子代的变化,进一步找到子代被影响的基因的变化。那么,一个大胆而谨慎的参测是,人也具有相似的机制。

我们的脑和身体是环境的一部分。我们的脑能够感知环境,并且很可能对环境做出回答。来自silent.show还有可能,在无表面意识的过程中, 脑中的信息被传递给了下一代。这是潜意识的一部分功能吗?或者说,我们的意识就是环境的一部分?

名词解释:表观遗传学:非基因层面的遗传学。从组蛋白到RNA,再到其他蛋白质方面的遗传学都是表观遗传学。

0 条回应